热心网友霏向蓝天

想当花盆里的彩虹小丑加速器

 

化妆好麻烦啊,从入门到放弃(……)

 

写军训日志我居然从第一律法里抄了一大段,希望不要告我剽窃

 

难过

好像这几天一直有点幸运F……

报道第一天晚上就丢了一卡通,第二天还没开营就丢了军帽,今天第三天军训集合时候找不到路,骑车看导航摔了一跤,手摔脱了一层皮,手机还碎屏了,而且最后还迟到了(……)

虽然教官管的还算松,但不知道负责人有没有把我记小本本上……

而且因为这些事一直有点郁闷,跟室友关系也算不上发展顺利……可能也因为室友在暑假就建宿舍群了(而且一直在满世界找我)但我一直没进群,在第一天她们就很熟,我心里也顾虑……

呜…而且今天下午一个人在寝室门口找钥匙时隔壁宿舍长还问我要不要过去玩,但我因为怕生就给推了(喂),其实如果当时同意了,应该一起走就不会有碎屏迟到这码事了……

平时这时候我...

 

起名废一定是经常写东西的人才会遇到的问题,像我就是习惯性地收集一大堆看着老文艺老高深老特么清新脱俗又像龙妈头衔一样又臭又长的名字,但完全不知道该用在哪里(……)

 

今天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对劲。

印象里的圣星教会是个更热闹和温暖的地方,就像赛斯在子夜弥撒时用吉他弹的轻快的曲子——相比之下,今天的教会沉闷又肃穆,连钟声都敲得让人心烦。

“不要紧吗,伊萨克,你不喜欢人群吧?我们随时都可以回去……”

“……不,没关系,如果是和你一起的话。”见我担心,少年露出一个微笑,拉了下我的手。“你听,很美吧?用心演奏的圣歌会让神也露出微笑呢。”

但是,好吧,心里不安的其实是我。

也许是明明不是节日,来圣星教会的人却远多于平日;也许是因为邀请我们的白色神官并未如约而至;也许是监护人格雷穆迟迟没有联系,伊萨克本人也一直绷着神经……

啊啊,好吵。即使已经是初秋,即使离人群这么远,空气还是闷热得...

不行我还是要把这个贴出来!

看见告示前:啊,以前暑假班兼职的大姐姐们真的太好了,给我玩乐克乐克玩模拟人生还教我英语教我跆拳道教我烤饼干,我暑假有机会就到青年会兼职去,反正大舅是教徒我觉得问题不大……

看见告示的我:?????

原来还能这么写的?

 

其实亚修的10s眩晕正确用法是苟六层吧??

……那个一块钱的小十字架果然没有了!!

等一下,什么不行,你在想什么!